《2021中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发展白皮书》媒体问答看这里!

来源: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   27天前   

Q1

人民日报:从白皮书中我们了解到,北斗作为国家重要的时空信息基础,在助力新基建、数字经济建设等方面也大有可为,可否就这方面的情况再深入谈一谈? 

张全德秘书长:“新基建”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数据为核心,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信息化基础设施体系。



“新基建”的实施为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更多广阔天地。其中,基于北斗的高精度时空信息是基础,能够将各种各样的信息基础设施(5G/大数据/物联网等)组合、融合、集成起来,形成智能信息集聚的共建共享共赢大平台,最终实现智能信息产业集群发展。新基建一头连着投资和生产力,另一头连接着消费升级,不仅有利于对冲疫情导致的经济下行,而且还可以结合北斗产业推动整个经济迈向数字化,进入下一个新增长的时代。



当然,我们也应认识到,北斗都赋能技术,虽然已经在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农业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但还需要与5G、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相结合,进而催生更丰富的行业应用,带动各个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升级,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Q2

新华社:我们注意到,在发布及解读环节,多次提到了北斗优先这样一个理念,请谈一下北斗优先及标配化应用的意义?

张全德秘书长:2020年,随着北斗系统正式开通,北斗迈进全球服务新时代。作为国家安全的战略资源和重要保障以及经济建设不可或缺的基础性信息资源,未来北斗将全面服务国防、外交和经济社会发展重大战略。我们认为,“十四五”期间,应积极确立支持北斗优先和标配化发展的方针,全面推动北斗规模化应用发展,这对于实现北斗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对于实现关键领域完全自主可控,对于应对产业发展转型升级的挑战等方面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北斗优先,应该从管理、政策、应用、技术和标准等方面来具体实施。

  • 在管理方面,积极组织构建跨行业、跨部门的常设协调机构推动产业发展。

  • 在政策方面,适时出台北斗应用指导性文件,明确北斗优先方针,支持研发、采购、应用北斗自主可控方案的国产芯片、应用终端和数据处理软件,在检验检测和产品评定中将北斗优先作为必检项。

  • 在应用方面,通过政策性规定,在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关键领域和行业,必须应用北斗时空基准;凡在市场上销售的具有卫星导航功能的所有终端设备,必须具有北斗三号接收功能,并且投入实际应用;同时提倡与鼓励北斗与其他GNSS的兼容互操作应用,从而大力推进具有北斗优先功能的北斗兼容设备标配化应用。

  • 技术方面,扶持研究开发北斗为主/北斗优先的芯片、模块、组件、终端和系统、算法、数据处理软件等产品,并提高应用产品国产化率。在标准方面,应进一步推动北斗参与其他国际标准的制修订工作,提升北斗的全球应用话语权,提高北斗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Q3

中新社:白皮书多次提到了新时空服务的概念,请简要阐释一下时空服务的内涵以及进入时空服务阶段后产业将会呈现出的特点?

张全德秘书长:当前卫星导航应用及位置服务发展已经进入全新的时空服务发展阶段,在这一过程中,各类不同的PNT信息源将被不断整合和综合运用,以时空信息为核心的各种服务将不断涌现,各类新用户群体、新商业模式和新业务形态也将不断形成和发展,越来越多的原本属于其他领域的用户群体、科研机构群体和企事业单位群体正在与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界相融合,不断扩充着北斗应用产业生态体系,形成新的产业生态圈,使产业内涵和外沿迅速扩大,产业的范畴和边界逐渐模糊。



在这样的产业生态体系发展演变过程中,可以预见的是,时间和空间信息的获取手段和内容必然将不断丰富,基于时间和位置信息与各种信息相互叠加所形成的时空信息服务发展时代正在来临。在技术手段不断丰富的同时,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在同步发展,从深空的脉冲星导航系统到中高轨的下一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地面的北斗与5G移动通信网络的融合,再到低轨(LEO)的信号增强系统和水下定位系统等,从深空到地面再到水下,各种定位导航基础设施也在不断建设完善,时空信息覆盖范围将从平面泛在发展到立体泛在。同时服务业态也将发生深刻变化,从位置服务向时空服务发展,进而推进到智能服务。其服务的内容、对象、方式也将不断拓展丰富,智能化水平将不断提高。



目前的各种服务平台,如地基增强系统平台、星基增强系统平台、短报文服务平台等,将从最初的提供基础性数据和定位、监测、跟踪、信息推查询与推送,逐步扩展到综合提供泛在空间的时空信息+属性信息+态势感知+趋势判断+整体协同,从而真正实现智能化服务。


位置服务向时空服务的转变,从本质上讲,在系统端是卫星导航系统向综合PNT系统的转变,在服务端是位置服务向更加泛在、融合、智能和安全的时空服务转变,服务的基础、支撑、主体、对象、范畴、内容、方式和效果等都将发生深刻的变化。



这种变化所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全新综合解决方案的出现,在新方案中,定位导航授时功能会作为标配化功能嵌入式的存在,但方案的核心已经是服务和支撑服务的信息数据。有能力形成和实施这种综合解决方案,并提供服务的企业,将肯定不是单纯的北斗企业,这些企业很可能出现在北斗应用的目标行业或者第三方行业,在时空服务阶段这样的企业会越来越多,导致当前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的范畴边界越来越模糊,与各相关产业之间最终将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巨大产业生态体系,卫星导航技术将在其中成为智能服务发展的隐形翅膀,引领和支撑全空间信息与智能服务产业发展的核心动力之一。


Q4

经济日报:“十四五规划”对北斗产业发展着墨很多,提出了推动北斗深入应用、规模化应用的要求,并将其列为国家重大工程,请问从产业链或者产业生态体系构建等方面如何落实规划要求,推动北斗产业高质量发展?

张全德秘书长:2021年不仅是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启动新征程之年,也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国家规划开局之年,还是北斗三号完成全球布网后,北斗应用服务产业从“北斗+”到“+北斗”转折性发展新时期的开始之年。多重叠加的融合创新驱动力,给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快速健康持续发展注入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动力,我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迎来了黄金发展期。


因此要紧紧抓住产业变革的难得机遇,聚焦“深化应用,融合创新,升级服务”。不断深化北斗应用,向“+北斗”的产业化深度和广度进军,持续推进北斗产业及其关联延伸产业的健康快速持续发展。



首先就是实现导航与通信的融合,与低轨卫星、5G/6G的融合,这将为实现时空服务创造极大机会。同时不断推进“升级服务”:
  • 观念升级,从定位导航授时应用到提供服务的观念转变,要有服务精神和服务实体,形成专门的服务提供商,面向各类用户提供增值服务;

  • 信息资源升级,把各类多源异构的PNT信息有机组合起来,形成协调统一的整体

  • 服务升级,推进位置服务向中国新时空服务的升级转变,由北斗时空技术引领融合创新,实现智能信息产业群体集聚,将大数据、大连接、大计算、大安全、大服务这“五大要素”进行融合集成配置,实现位置服务向智能化时空服务的转变,最终在2035年建成更加泛在、更加融合、更加智能、更加安全的中国新时空服务体系。

文章来源: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

原文标题:《2021中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发展白皮书》发布会媒体互动问答